作业2号|张常氏,你的保姆

伊沙 蛮子堡

首先说一句:孩子们,在课上,我夹带不少“诗货”,请你们原谅。

其次,“江山代有才人出”,诗不必泥古不化,我们应以世界的眼光去学习时间淘洗下来的经典作品,更要走出“教材”,去除教条,去拥抱今天的文学。

再次,我希望在今后这不是一种“作业”,而是变成一种我们阅读和交流的需要,真正把这里当做第二课堂。你们才是真正的课堂主人。

最后,我希望你们也生产一点文学,而不只是文字的搬运工。


注意:

2班的同学要在留言后注明“2班某某某”

11班的同学也要在留言后注明“11班某某某”



《张常氏,你的保姆》


伊沙


我在一所外语学院任教 这你是知道的 我在我工作的地方 从不向教授们低头 这你也是知道的 我曾向一位老保姆致敬 闻名全校的张常氏 在我眼里 是一名真正的教授 系陕西省蓝田县下归乡农民 我一位同事的母亲 她的成就是 把一名美国专家的孩子 带了四年 并命名为狗蛋 那个金发碧眼 一把鼻涕的崽子 随其母离开中国时 满口地道秦腔 满脸中国农民式的 朴实与狡黠 真是可爱极了




伊沙,当代著名诗人,作家,翻译家。原名吴文健。1966年5月生于成都,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现居西安,任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。《新世纪诗典》主持人。


廖兵坤导读:

伊沙在一所外语学院教授中国语言文学,成天面对的是一群海龟和一群妄想先天有着“金发碧眼”的学生。我们能在这首诗中大致体会他面对那群假洋人的感受,但个中滋味想必只有他本人才能体会。“秦腔”、“狗蛋”和“外语学院”、“美国专家”格格不入,此中的种种矛盾和悖谬,竟然被一位陕西省蓝田县下归乡的农民给化解了,但这种化解来得并不容易。这位保姆花了四年时间——这四年时间正是大学本科所需要的时间。虽然这位保姆和那些教授所解决的问题有着很大的差别,但是诗人显然更倾向于这位保姆所做的努力——把那位金发碧眼的美国专家的孩子潜移默化成了满口秦腔、带着中国农民式的朴实与狡黠的“狗蛋”。这种改变自然而然,而又充满深刻的反讽意味。一方面,中国的外语教育誓要把中国人培养成假洋人。另一方面,这位保姆却把真洋人教育成了“中国狗蛋”。高举知识大旗的“教授们”的教育成果竟不如一位“老保姆”的行动来得实在。这也是“我”从不向教授们低头的原因之一。


有一位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评论说:“伊沙想用这样的一首诗讨伐现代性,体现民族文化对于本民族的重要性。”后半句先不谈,但前半句纯属误读。伊沙从来没有否定过“现代性”,相反,他在诗里诗外不遗余力地倡导诗歌的“现代性”,成绩斐然。这位研究生的评论本身就是对这首诗所表现的主题的一种反面印证。


另外,伊沙这首诗和艾青《大堰河——我的保姆》都写的是“保姆”,但是这两位不同时代的保姆的境遇却截然不同。艾青是站在当时进步知识分子的角度同情他的乳母,而伊沙是以平等的视角向一位中国保姆致敬,从这两位诗人的写作姿态可以看出什么问题?